北京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院
“借助阅读测评改进语文阅读教学”项目
北京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院“借助阅读测评改进语文阅读教学”项目   

阅读分享

“百事与心违”的蒲松龄

《聊斋志异》——文言短篇小说的创作高峰

繁花中的《红楼梦》

《红楼梦》中的节日

《红楼梦》为何又是《石头记》?

说不完的曹雪芹

“揭清官之恶”的《老残游记》

老残带你游山东

再议核心素养与阅读

核心素养与阅读

董奇:育人能力是教师教育教学能力的核心

顾明远与佐藤学的对话:教师如何激励学生“好好学习”

《老残游记》的作者不一般

棋局已残,吾人将老——《老残游记》简介

重口味没营养带剧毒 您孩子的阅读是否“亚健康”? 快来对照做个“体检”

北师大教授石中英:穿越教育概念的丛林

跟着民国大家们学语文

董奇:育人能力是教师教育教学能力的核心

如何阅读《老残游记》

迎接“部编本”教材的阅读改革

阅读,从课上到课下

提高小学生阅读能力的措施

阚维|问题在哪里: 核心素养培育高要求与我国学生阅读能力的差距

易进|建构促进教与学的课堂学习评价

历史读物怎么读

读书就要“自己”读

怎样读老舍

大部头的图书应该怎么读

中学生如何读《红楼梦》

安徒生的价值

暑假读书的重要性

高考告诉我们应该读什么

学生应该读《儒林外史》

民国大师们开给青年的书单

从高中到大学,做好你的阅读准备

中考结束了,这个暑假应该读点什么书?

中学生如何读《西游记》

中学生如何读鲁迅

阅读就是要真的读

中考阅读重在积累

爱读书的孩子会获利

小升初时期应该读什么,怎么读?

易进|建构促进教与学的课堂学习评价

阚维|问题在哪里: 核心素养培育高要求与我国学生阅读能力的差距

“文史哲”的难分难舍

如何在阅读中积累好词好句

如何实现高效阅读

论“烂笔头”的重要性

阅读与写作,语文学习的“两面”

阅读需要背景知识

学生如何阅读普希金

学生如何阅读现代诗

学生如何阅读外国名著

学生如何阅读古典名著

那些很美的中国“童话”

再议核心素养与阅读

世界读书日,让我们一起——读与思

“我不认识这个字,怎么读懂”

拼音与阅读

寓言故事,怎么读?

童话故事,读什么?

核心素养与阅读

国际儿童读书日,我们一起读古诗——读《赠汪伦》

你不需要专业导读吗?

课外阅读,真的要课外读

阅读,不仅仅是……

我们一起来读诗 ——读《望庐山瀑布》

什么是“大阅读观”

民间故事的内在美,需要你慢慢读

一本书的“外在美”

e读|检测是辅助阅读教学的重要手段

整阅读

民间故事的套路

专家|阚维:中小学阅读教育将迎来新的发展契机

e读|做有准备的阅读

易进:为什么要学习“作家作品”?

阅读需要知背景

一本书的“外在美”

e读|让人生仍旧有梦

专家|易进:建构促进教与学的课堂学习评价

阅读不仅要好,也要快

e读|阅读平台与校园心理构建

专家|易进:建构促进教与学的课堂学习评价

阚维|问题在哪里: 核心素养培育高要求与我国学生阅读能力的差距

故事里的“我”和讲故事的“我”

从人物对话中能读出什么?

廖卉萍:我们如何读一首诗 ——内容篇

廖卉萍:我们如何读一首诗 ——形式篇

古诗中的“风”

多面人鲁迅

2017年 读万卷书 行万里路 ——分享古诗词中的地理知识

不一样的中国“风”

小学生如何读诗歌

挑书,也是一门学问

推想:一种高效的阅读习惯

阅读的两翼:朗读与默读

民国的孩子都读什么书?

教育部为什么要推荐这些书?

我们如何阅读神话故事

你不知道的“月亮”

《诗经》中的花与美人

《红楼梦》中的美食

解读非连续性文本

传统文化素养应高价值评估

课外书不止是消遣

有一天,物理邂逅了传统文化……

小学生如何读小说

“碎片化”的读百本,不如“全面化”的读一本

检测阅读结果的简易方法

边注式阅读,你知道吗?

用检测辅助阅读教学(下)

用检测辅助阅读教学(上)

中小学阅读教育将迎来新的发展契机

小学阅读能力提升,从“2+2+2”开始